十之八九

灵感来的时候,管它好坏,先抓住再说

既是小姐姐~
也是小哥哥~

原来很希望别人关注到自己
如今却是 一而再 再而三的 往后退
退至这里 才敢无所顾忌的说自己想说的
不用期待别人的欣赏 不用担心别人的嫌弃
终是 希望有个庇护所 护我避世

一脸懵😶
谁是敏感词?

我也知道自己越来越尖酸刻薄,温婉可人什么的…又该怎么做

突有感慨,觉得“你弱你有理”非常莫名其妙,很多事倚仗着“我是弱势方”一词推下去完全就是个恶性循环。

前几天叔伯们饭后闲聊,说到某家的女儿不该回去享用家产,因为她已经在一个好单位工作了,而儿子却一事无成,生活上较拮据,所以一切都该给儿子。

他们的话里,没有考虑过子女对家里的贡献,对父母的孝顺,也没有想过两人前期做过哪些努力,更不考虑除去所有因素外的公正,只是觉得因为儿子是弱者,所以女儿理所应当要让儿子。

那么以此类推,我们为什么要获得某种程度上的成功?为何不坐等别人成功之后再来对你同情心泛滥,来“就应该这样的”施舍?努力得不到尊重,是多么可笑而可悲的事。

我不太清楚有多少东西是可以说“本该如此”,但我知道,弱者之弱,不在物质,而在精神。从自己坐等接受别人的“好意”并从此一蹶不振开始,就已经是弱者了。

送我一生好不好

你问我十九岁生日想要什么

一支笔,一元

一张照片,一元

一本笔记本,八元

笔记本上要有十九首歌

十九部电影里印象深刻的台词

和,一封信写满你的期待

一张你的照片,满脸笑意

焉知鱼乐?

大概会有人觉得我一直在走下坡路,读初中时可以去最好的一所,却选择了最差的学校;第一次高考后已被录取,却选择了复读,然而复读结果依旧不尽人意。

但是我自己知道,每一次选择给我带来了多少改变,让我遇到了何其珍贵的人。

只能说,偶尔回想起来会有些惆怅,但再给我一次机会,我依旧会走同样的路。

别人眼中的自己都是带着他的个人价值观来评价,只有自己才真的明白,一路风雨,五味杂陈都是心甘情愿,自有所乐。

孤寂的灵魂
涌入各式的皮囊中
跳舞 在每一个光点

小鱼儿想念曾经在水边生长而如今离开的大树了,于是让飞鸟带了一封信给大树:

亲爱的大树啊:

我是那条水中的小小红鲤鱼,从你离开后,我们已经好久不见。

我很想念你,想念你颀长的身躯,想念你在水中用绿影建成的小小凉亭,想念风吹过时你的叶沙沙的轻唱……我想念的东西太多太多,而实际上,我想的,不过是你在我声旁的模样。

都说鱼情浅。7秒的记忆,能有多少情深?可是啊,有些事,即便忘记,也会在梦里一遍遍重复,如这逃不脱的宿命,这经不完的轮回,一遍一遍。

我知道鸟儿要跨过千山与万水,会经过沙漠与丛林。所以我希望它能路过你声旁时,将这一笺思念带给你。

亦希望,你把你的故事带到我这里来,让我能感受到一丝一缕你的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你的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小小的鱼

(这是一天梦中的一本书中的开篇)